News

News

格西昂旺扎巴2015講授「中陰救渡」口譯謄本披露(3)

「中陰救渡」-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準備面臨死亡

教法根據:第四世班禪至尊善慧法幢所著《救度中有歧途之禱文:解脫怖畏勇士》

講授時間:2015年3月14、15日

主講:格西昂旺扎巴

現場口譯:勝義老師

緣起:
2015年3月,格西昂旺扎巴堪度倫珠卻殿仁波切邀請,來台弘法,在「台灣
蒙藏漢那蘭陀佛學研究會」台中佛堂講授《救度中有歧途之禱文》。為了裨益
更廣,仁波切在世時即建議將格西的教授內容披露於研究會網站,便於大家研
讀及練習。

惟請使用者注意:由於擔任口譯的勝義老師受限於時間,無法親自校閲此語音
紀錄的文字謄本,使用者如果對於內容產生任何疑惑,宜另行請益具格的上師。

謄文如下:

3月14日(下)

下一個偈頌是,當我們臨終時可以充滿歡喜、踴躍,並且帶著自信而死亡所做
的祈請以及祈求加持。
這個偈頌是「慳吝勤聚財物終棄捐,貪愛眷戀至親亦永別;孤獨前往淒涼險處
時,心懷踴躍自信祈加持」。
所謂的「慳吝」,它所指的是什麼呢?它所指的是於某個境悅意而產生貪,這
個貪令他放不下,令他捨不得。這樣的一個心態把它稱為「慳吝」。
這個指的是,由於慳吝的心所累積的一切財物、飲食、土地、房舍等,即使聚
集再多,總有一天必須要離開,離開的時候什麼都帶不走。當我們活著的時候
,像蜜蜂在築巢,像螞蟻在築窩一般,累積了許多財物。可是當死亡的時候是
獨自的離去,你連一根針都帶不走的。
這個也是指說,當自己活著的時候有一顆慳吝的心。累積了許多東西,自己捨
不得用又不肯給別人用。可是到最後,這一切,當死亡之後,沒有任何一件可
以帶走。所以說「慳吝勤聚財物終棄捐」。
在平常的時候,我們會有所貪的、所愛的、所眷戀的,無論是父母也好,自己
的子女也好,甚至自己的上師、自己的弟子也好,當死亡之後,那是永別,從
此之後不復再見。所以說「貪愛眷戀至親亦永別」。
當臨終的時候,是孤獨的,自己一個人前往。並且這時候所要面臨的是來世、
中有。這個階段是非常危險的,並且非常淒涼的。在這個時候願能夠生起踴躍
歡喜的心、以及自信。所以祈請加持。
我們知道一個有在實修的修行者,當他面對死亡的時候,是輕鬆的、悅意的、
安穩的,並且也有許多的瑞相出現。
我們知道,隆多喇嘛仁波切是近代的一位大成就者。當他年紀非常大了、也面
臨死亡的時候,他的許多弟子都祈求他住世,不要涅槃。但是他回答,我在活
著的時候能夠成為一位清淨的比丘,能夠成為一位格西,是比丘格西的身,當
我死亡之後,我能夠成為本尊,本尊身。這有什麼不好呢?他以歡喜、踴躍走
向他的死亡。
不確定是不是格西博多瓦,但是是噶當派的大格西,他平時最常發的願是如果
對眾生有益的話,即使投生於地獄也無所謂。所以他常常發願投生於地獄當中
。可是當他臨終的時候,他見到了淨土,所以他就抱怨說「看來我平常發的願
都不靈驗了」。
因此,這個偈頌它所祈請的是,在平常的時候能夠正念,並且串習教授;在修
行的過程當中,遠離違緣,具足順緣。祈求加持。

接下來是大種的收攝次第。神識的依靠是大種,大種的氣力退失了,因此就產
生了融入。
這一段是願在大種融入的時候,一樣能夠保持強烈的善念而做祈請。這個偈頌
是「地水火風大種次第融,氣力盡失口鼻漸枯槁;失溫氣息短促呼出時,善念
強烈生起祈加持」。
我們現在這個身體是因為地、水、火、風四大種所成立的。當活著的時候,我
們的神識依靠著這四大種。可是在臨終的時候,這四大種失去力量了,所以在
退失。
當在臨終的時候,最初我們會感覺到這個身體失去力氣。這個是地大的力氣,
它的力量在退失。當地大的力量在退失的時候,水大的力量會變得明顯。這個
時候把它稱為「地大融入水大」。
原本的神識依靠著水大。可是水大的力量退失了,火大的力量變得明顯。這個
時候就把它稱為「水大融入火大」。
原本神識依靠著火大種。可是火大種的力量這個時候也退失了,風大種的力量
變得比較明顯。所以這個時候是說「火大融入風大」。
地水火風的次第當中,前者的力量退失,引發後者的力量變得明顯。這個時候
是說前者融入後者。
因此,當談到地大融入水大的時候,它並不是指融入,而是一個力量及另外一
個力量之間彼此的消長。因此說,地大融入水大,水大融入火大。

每一個融入的階段都會有外在的徵兆和內在的徵兆。例如,當地大在融入的時
候,這個時候地大的力量退失。所以外在的徵兆是這個人失去力氣,甚至無法
控制自己的身體,並且沒有辦法挺直,沒有辦法站立。
因此,氣力盡失,這個是地大融入的外在徵兆。「口鼻漸枯槁」,這個是水大
融入的外在徵兆。
接下來是火的力量退失,火大融入風大。外在的表現是失溫。這個時候身體的
體溫就慢慢的失去。
當風大種在融入的時候,呼吸就會產生變化,會變得短促。並且呼出的氣長,
吸入的氣短。
當自己面臨這樣一個地水火風融入的收攝次第的時候,都會有外在的徵兆,內
在的徵兆。當經驗了這些徵兆,自己要能夠知道已經在面對死亡了,這時候要
認出。並且透過認出,更進一步的正念三寶,向三寶做祈請。讓自己在面臨死
亡的過程能夠生起強而有力的善念,而祈請加持。

就如同當收攝次第、融入次第展現的時候會有外在的徵兆,內在也會有徵兆。
這段就談到了「驚怖惑顯紛擾漸湧現,尤於陽焰青煙如空顯;自性八十騎乘歇
息時,暸悟無死實相祈加持」。這段所指的,是說當經驗這一切內在徵兆的時
候,當能夠正念所謂的死亡是無自性的,以這樣的方式祈請加持。

當四大種在融入的時候,會有各式各樣可怕的紛擾的顯現。
一個臨終的人,如果他是造下極大惡業的,例如屠夫,他在臨終的時候會聽到
各式各樣的聲音,會看到各式各樣的景象。例如看到動物來向他索命、或是咬
他等各式各樣的景象。會令他產生恐懼,甚至驚慌。
當一個大惡業的人在臨終時看到這一切可怕的景象,事實上也是在說明瞭業、
因果的真實,所以這也成為了業、因果真實的導師。
以前剛從西藏流亡出來的時候,住在巴薩這個難民營,這個位置是在不丹和孟
加拉的邊界。那時在難民營裡有一位官員,他在臨終時就產生了極多混亂的顯
現,他看到了地獄。他看到了地獄而死去。這是當時的真實例子。
若是一個修行人,修行人會看到悅意的、奇妙殊勝的瑞相而死去。
所謂的「陽焰青煙如空的顯現」,這個是在講地水火風融入時內在的徵兆。當
八十騎乘,這是八十妄念。八十妄念也融入了,這個時候要能夠正念無死的實
相,而祈請加持。
當地大融入水大的時候,內在的景象是看到了陽焰。
「陽焰」所指的是,當陽光非常強烈,在非常酷熱的照射沙漠的時候,這個時
候沙會反射陽光,因此從遠方看來會好像有水在流動。可事實上沒有水。一方
面原因是因為可能之前這沙子裡有水分,被陽光照射的時候,水分蒸發。遠遠
看起來像水在流一樣。這個叫「陽焰」,這個是地大融入水大的時候內在所感
受到的景象。

當水大融入火大的時候,內在的徵兆是青煙。所謂的青煙,它所指的是像煙霧
瀰漫的樣子。就好像我們有的城市的上空會看到霧茫茫的一片,這樣的一個景
象。
當水大融入風大的時候,是夜空螢火的顯現。這裡是「如空一般的顯現」。這
個是說當夜晚沒有星星,晴朗,可是也沒有月光,一片漆黑的時候,會看到螢
火蟲。螢火蟲一閃一閃在夜空當中的景象。這個把它稱為「夜空螢火」。
再之後是「自性八十騎乘」。這個「自性八十騎乘」也叫作八十妄念。這八十
妄念指的也就是「顯、增、得」這三個階段的極細微的風心。這個時候極細微
的風心若再分類的話,就是分為「顯、增、得」這三個。「顯現」所屬的妄想
有三十三個。「增長」所屬的妄想有四十個,「近得」所屬的妄想有七個,加
起來總共八十。這八十個細微的妄念,把它稱為「八十妄念」。
並不是每一個亡者都會產生這樣一個融入次第的。以上這些融入次第,所指的
是一個平靜的、安寧的走過死亡過程的人,他們會經歷到。如果今天一位意外
死亡的,或者是被殺死的,在這種極端的情況下突然間死去的,就不會經歷這
樣一個融入次第。所以說,融入次第的展現是沒有一定的。
那麼,這樣一個融入的次第,它是指南瞻部洲的人,由於具足六界胎生的緣故,
才能夠經歷這樣的一個融入次第。
當臨終的時候,這一切外在或者是內在的徵兆顯現,當顯現的時候要能夠認出,
當認出的時候更進一步的正念「死亡無自性」。由於正念死亡無自性的緣故,
那麼更進一步的由此引發空正見,或者是由此而引發出離心等殊勝的善念。若
能夠以這樣的方式經歷死亡的融入次第,那對於來生會有極大的幫助,來生決
定投生於善趣當中。
「風界融入心識起始時,外息驟停粗分二顯融;如燈點燃顯現昇起時,正念正
知猛烈祈加持」。這段指的是,二取所顯的二顯的迷亂在這個時候停止,願在
這個時候能夠生起強烈的正念跟正知,而祈請加持。

八十妄念漸漸在融入,這個時候是指風息在融入的階段。由於風息在融入了,
所以原本在動搖的風息,它慢慢的越來越微細。因此不動搖了。不動搖的時候
同樣會有外在跟內在的徵兆。外在的徵兆就是呼吸停止了,內在的徵兆是二取
所顯現的二顯這個時候也消失掉了。所以「外息驟停粗分二顯融」。
這個時候內在的徵兆是如燈點燃的顯現。
「如燈的顯現」也把它稱為「杯底焰」。「杯底焰」所指的是油燈燒到了最後,
這個時候即將要枯滅。
在這個之前一閃一閃的火光。另外一種解釋是說,好像今天在瓶底點了一根蠟
燭。但是從上面看的時候會看到燈光的光輝透過瓶子展露出來,這個時候會有
紅色、黃色的顯現。這個把它叫作「如燈的顯現」。
在這樣的階段,願能生起強烈的正念、以及正知,憶持善法,祈請加持。

接下來的顯現是「四空的顯現」。這個四空指的是:空性,極度空性,大空性,
一切空性。這個把它稱為「四空」。
這個時候的「四空」,第一個展現的是「空性」,這個所指的是透過自己的實
修經驗也好,或者是沒有實修都會產生。但是一個有實修的經驗者,要再能夠
認出。所以是「顯增得位前者融後者,月日闇蔽覺受生起時;證悟輪涅性空瑜
伽力,自力自識本貌祈加持」。
這個時候,第一空指的是「顯、增、得」這三個階段,前者融入後者所引發的。
在這個時候是風息融入意識,這個時候把它稱為「顯現」,也是第一空。
在這個時候的顯現是「如月的顯現」。「如月的顯現」指的是,當晴朗的天空
夜晚展現出月光的時候,皎白的月遍滿虛空,這樣白茫茫的顯現。
接下來這個心識會變得更微細。這個時候是指顯現融入增長。顯現融入增長的
時候,內在的顯現是晴朗的白天,太陽初昇的顯現。
這個時候,接下來心識更加的微細。更加的微細是「黑近得」。「黑近得」是
指顯現融入「黑近得」的時候。這個時候是指無雲的夜空,沒有陽光,一片漆
黑,一片黑暗的時候。像這樣的顯現。
所謂的「月日闇蔽」這樣的顯現,並不是外在的顯現,它純粹是內在所經驗的。
那麼,這樣的一個顯、增、得的顯現之所以可以產生,引發的條件是因為原本
安住於頭頂的白菩提下降,透過中脈未到達心間之前,所展現的白茫茫的增長
的顯現。
「紅增長」的顯現是因為安住於臍處的種子,也把它稱為「拙火」,也是「紅
菩提」。這個時候通過中脈往上升,在未到達心間前,所展現的紅彤彤的增長
的顯現。
「黑近得」是因為心間的脈瓣,主要有八個脈瓣,八個脈瓣的正中央有個不壞
明點。之所以稱為不壞明點,是因為這時候有兩個明點,這兩個所指的是,「
乃至盡形壽的不壞明點」、以及於一起時皆不壞的明點。

「乃至盡形壽的不壞明點」,它所指的是,父母的紅白菩提的清分,紅白的界。
這個清分,有清分跟濁分,這個清分安住於心間的這個位置,它是兩個顏色的,
上面是白色下面是紅色,形狀像兩片合在一起的嘎烏一樣。之所以把它稱為「
乃至盡形壽的不壞明點」,它所指的意思是,在我們活著的時候,未死亡之前,
它都不壞。不會破壞。所以稱作「乃至盡形壽的不壞明點」。
在「乃至盡形壽的不壞明點」的中間,存在的是恆時不壞的明點。這個恆時不
壞的明點,也就是極細微的風心。
這個時候的「黑近得」之所以會展現,是因為由心間八脈中央「乃至盡形壽的
不壞明點」吸引,因此令頂輪的白菩提下降,並且牽引紅菩提上升,在心間交
會,相遇,就是相撞,導致神識昏迷,因此感受到一片黑壓壓的「黑近得」。

「黑近得」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是相撞的時候產生的黑壓壓的一片。第
二階段相撞之後昏迷、失念的第二個階段。它分為兩個階段。
當「黑近得」的階段結束,神識又再恢復的時候,接下來所展現的,把它稱為
「死光明」。
這個時候把它稱為「第四空」,也就是「一切空性」。

當「死光明」展現的時候,這個時候遠離了引緣。所謂的引緣,它所指的是引
起妄念的緣。主要就是顯、增、得這三個緣。由於遠離的緣故,這所有的顯現
就好像是秋天無雲的晴天、黎明時的天空一樣。這個時候的光明,把它稱為「
死光明」。
所謂的極細微的風心,也是在這個時候開始展現作用的。這個時候「死光明」
稱為「母光明」。

平常自己在道位時所實修的空性,對於空性有證悟,因此對於本智證悟。當母
光明展現出來,能夠結合自己平常所實修的空性,將母光明轉化成為自己實修
的道的體性,轉化為自己所實修空性的本質的時候,就把它稱為「母子光明的
相識」。
因此,它的關鍵是在於我們原始的基位就有一個基位的光明。當臨終的時候,
透過融入次第展現出來的死亡的光明,這個時候把它稱為「母光明」。它是因
為有基位光明所以展現的。而當自己在平常實修的時候,對於空性的串習,所
展現的空性的光明,把它稱為「子光明」。那「子光明」它並不能夠與「母光
明」合二為一。因為自己所實修的這個「子光明」,它是粗糙的。但是可以透
過自己串習空性的力量,將「母光明」展現的時候,作為道上證悟的體性。因
此把它取名叫作「母子光明的相識」。

問答部分:
:「顯」的時候,是不是一個液體?「增」的時候是不是一個氣體?紅白...
:首先必須要知道,當我們談到心的時候,必須把它分為粗糙的心、細微的
心、以及極細微的這三種。
這個時候的顯現的心,產生了「紅增長」的顯現,它是屬於細微的心。心,本
身就可以分為粗、細、極細微的。
而這個心,它能夠趨入境,去了知這個境,探測這個境,是風的力量,是風令
這個心動搖的。
因此,這個顯、增、得三個心都屬於細微的心。當成為細微的心的時候,就要
有騎乘的風息,它要有駕馭的風才能夠有顯現。
而顯、增、得這三個都把它稱為細微的心。可是相較於「得」而言,「得」比
「增長」還要細,「增長」又比「顯現」還要細。所以這三個一個比一個要細,
最細微的是極細微的風心,也就是「死光明」,它是最微細的。
這顯、增、得的三種心,又有著白茫茫的,紅彤彤的,黑壓壓的顯現。造成這
樣顯現的原因,是因為紅白菩提的上升、下降、交匯所造成的三種顯現。
這樣有比較明白嗎?

:「子光明」是不是極細微的心?叫「持命氣」是嗎?
:所謂的「子光明」,指的是掌握空性,在空性入於定的狀態所產生的智慧。
這個把它稱為「子光明」。
因此在這個時候,它算是證悟空性的心,但是它並不成為極細微的。
也因此我們將心分為粗糙的,微細的跟極微細的。這個時候證悟空性的心,要
看它證悟的層次,它頂多能夠來到粗糙、細微這兩個階段。無法進入第三個、
最細微的階段。
因此,「子光明」也是心,「母光明」也是心。真正會產生的問題是,這兩種
心要怎麼樣相遇呢,這個才是難題的所在。
這個答案是,在平常時,這個「母光明」即使證悟空性,但它並不能成為證悟
空性道的體性。雖然這個「母光明」也可以作為空性的境,但是無法轉化,成
為道的體性。
但是透過對於「子光明」的串習,這個串習的力量不斷的增強。當「母光明」
展現的時候,它是以極細微的風心展現的,也把它稱為「原始的心」。這個時
候能夠透過「子光明」的力量,將極細微的風心,最原始的空性作為空性證悟
道的本質,所以把它稱作母子光明的交會、相遇。
因此所謂的相識,它所指的並不是「母光明」成為了「子光明」,並不是的。
而是「子光明」認出了「母光明」,將「母光明」作為證悟的道用而證悟了。
應該是這樣。

 

 

時間:
2018-12-10 00:00 ~ 2018-12-31 00:00

上課地址:
台灣蒙藏漢那蘭陀佛學研究會 台中佛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