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News

格西昂旺扎巴2015講授「中陰救渡」口譯謄本披露(2)

「中陰救渡」-如何在日常生活中準備面臨死亡

教法根據:第四世班禪至尊善慧法幢所著《救度中有歧途之禱文:解脫怖畏勇士》

講授時間:2015年3月14、15日

主講:格西昂旺扎巴

現場口譯:勝義老師

緣起:
2015年3月,格西昂旺扎巴堪度倫珠卻殿仁波切邀請,來台弘法,在「台灣
蒙藏漢那蘭陀佛學研究會」台中佛堂講授《救度中有歧途之禱文》。為了裨益
更廣,仁波切在世時即建議將格西的教授內容披露於研究會網站,便於大家研
讀及練習。

惟請使用者注意:由於擔任口譯的勝義老師受限於時間,無法親自校閲此語音
紀錄的文字謄本,使用者如果對於內容產生任何疑惑,宜另行請益具格的上師。

謄文如下:

3月14日(中)

第三個偈頌是在祈請正念無常的緣故,斷除對於這個輪迴當中恆常的常見,以
及耽著的心。第三個偈頌是「合終必分勤聚亦散迭,崇高終墮生究難逃死;死
亡決定死時卻無定,體悟生死無厭祈加持」。
「合終必分」,指的是現在的親朋好友雖然相聚,但是這樣的相聚並不是永恆
的,總有別離的一天,所以說「合終必分」。這是要說明,無論是對於自己的
親友、或者是對於自己的怨敵,不用太過於執著,也不用太過於嗔恨,因為相
聚的時間只是片刻而已,終究會離散。
在佛經當中佛陀也談到了「合終必分」,主要是在律論裡面。
就像我們現在聚在一起,但是有聚就會有散。因此有散會的一天。所以,所謂
的合分,這是互相建立起彼此的。

「勤聚亦散迭」指的是財富等擁有的一切,雖然是辛苦的累積,但是它也總有
失散的一天。並且,如果今天只懂得累積的話,甚至有一天我們可能會發覺自
己沒有了享用、享受的權利。當哪一天死亡的時候,自己所辛苦累積的一切都
被自己的親友或是眷屬給瓜分而已。
所以,所謂的「勤」,所謂的「聚散」,也是同樣的互相依靠的。

 「崇高終墮」,這個所指的是,雖然努力的爬到高處,但是最後所面臨的是墜
落。我們也看到了許多例子。有許多人他爬上了最高位,但是最後也成為階下
囚,甚至給國家、社會帶來了動亂。

「生究難逃死」指的是,出生於這個世間最後所必須要面對的是死亡。
因此既然我們瞭解了以上的道理,我們就應該斷除對於此生、對於現世、衣、
食、名、財等各式各樣的貪著。因為它是短暫的,我們應該追求長遠究竟的利
樂。並且,以像剛才談到的一樣,受持並不是明天、後天之後的事情,而是現
在、當下。因為死亡決定,但是死時卻不決定。

所謂的修行,它是當下的、即刻的、需要的。我們沒有太多的時間,所以我們
並不能夠放逸,並不能夠蹉跎。修行就像救頭燃一樣。當我們頭上著火了,我
們沒有片刻的閒暇去管其他的事情。我們應該以這樣的方式來修行。

以上談到的是無常。因為無常的緣故,所以一切都會改變。這種改變,就是一
種苦。
以上也是說明我們不應該太過貪著及執著,甚至因此造下惡業。
取而代之的,我們應該盡力的修持善法。

那麼,所謂的「法」,到底是指什麼呢?所謂的「法」呢,它是「改變」、「
改正」的意思。「法」在梵語當中稱作dharma,它本身的意思非常多,例如「
執持」等各式各樣的意思。但是從藏文而言,字面上指的就是「改變」。
所謂的「法」,它到底改變的是什麼呢?原來我們的心中有著貪、嗔、癡、嫉
妒以及嗔恨等,各式各樣不如理的心,將它改變,最好是連根斷除。如果不行
的話,令它慢慢的減少。除此之外,慈心、悲心等利他的心,我們要盡己所能
的不斷提升、進步。如果能夠做到的話,那叫作「調服」。以這樣的方式調服
自己的心,也就是所謂的修心。
在平常的時候,我們也都會聽到、看到佛陀所講的偈頌「諸惡莫作,眾善奉行
,自凈其意,是諸佛教」,這個是一切法的總結。
所謂的「自凈其意」,指的就是調服自己的心。也因此佛陀宣說了各式各樣的
法門。並且,歷代的智者、成就者寫下了各式各樣的論。這些都是「自凈其意
」的方法。
嘎清耶喜堅贊曾經講過一段話,他說,無論是經或是論,都是調服自心所說。
若心不調服,即使身口改變,也不能成就佛果。這個指的是,佛陀所說的佛經
,祖師大德們所寫下的論,都是唯一調服了自己心所說的方法。若不能夠改變
自己的心,只是改變了外表,今天身體做再多的頂禮,語持誦再多的咒語,都
不能幫助自己成佛。即使經歷了千劫,也還是一模一樣。

我們平常都會談到,要利益一切的如母有情,但是,事實上我們應該要從自己
的身邊開始做起。跟我們有緣的身邊周遭的人,我們要盡己所能的去幫助他們
,令他們遠離痛苦,甚至不和睦要令他們和睦。這才是真正的修行。

接下來是結合臨終教授的祈請
最初的祈請是為了令遠離器及情世間的苦所做的祈請。
這一段的偈頌是「能取所取迷亂妄念城,不凈四大幻變此蘊身;身心崩解死緣
何其多,解支節苦止息祈加持」。
最初是要認識什麼叫做「所取」、「能取」。所謂的「所取」,所指的是外境。
外境,例如眼所看見的形色,因此,簡單來說,所指的也是色、聲、香、味、
觸。
「能取」是能夠取外境的識。例如:眼識、耳識、鼻識、舌識、身識這樣的五
識或六識。
當我們顯現一切外境的時候,任何一切的外境我們都有著迷亂。這是一個什麼
樣的迷亂呢?認為外境是諦實成立的,從體性上就本來如此的這麼樣一個迷亂
的顯現。
也是因為我們內心當中有著這樣的一個諦實成立的執著,這樣的一個諦實成立
的執著投射在外,因此一切所顯現的,就如同你所執著的一般展現了。那麼,
由此會更進一步的認為,這個境有了悅意的、以及不悅意的,它事實上都是你
自己的投射而已。
也因此,所謂的悅意、不悅意的差別,它只是你內心的假設。這一切的假設,
於外境是不存在的。外境並不能成立它自己是優劣、悅意、不悅意,只是你自
己非理作意的妄想的投射而已。但是,卻因此對於悅意的境產生貪,對不悅意
的境排斥而產生嗔。由貪、癡為等起,這是由貪、癡引發了造業。更進一步由
業而有了三十六種不凈。這三十六種不凈,也稱為有漏的近取蘊,就像我們現
在擁有的這個色身。
因此,我們必須要明白我們的這個身體是從哪裡開始的。它是由於父精及母血
結合,之後神識依靠在這上面。神識依靠在這上面之後,它促進了父精母血的
結合、分類、增長,因此成為我們現在這個身體。這個身體,它會成長,但是
同樣的也是衰老。衰老之後,它作為神識依靠的能力就會慢慢退失。退失之後
,總有一天力量會消失殆盡,那麼,就造成了神識跟身體分離。因此會有這樣
的一個死亡的時間到來。
簡單來說,我們這個身體,它是由地水火風四大所結合成立的。
單一的大種並不具有作為依靠的能力。那麼,既然是由地水火風這四大種組成
的,這四大種彼此之間是相剋的。
所謂的四大種,指的就是地水火風。這地水火風彼此是互相克制的。也因此,
它們也會有力量平等的時候。力量平等的時候,就是我們身體健康的時候。可
是若是其中的一個力量失衡了,就會造成生病。例如,火的力量要是比較強烈
,我們就感受到發熱、發燒、燥熱。如果水的力量比較強烈,我們就會感受到
冰冷、濕冷等各式各樣的不舒服。因此當這四大種平等的時候,我們是健康的
。但是若失調的話,就會造成病、苦。因此我們依靠神識就感受到苦了。
阿闍梨Aryadeva,就是聖天菩薩,他在《四百論》當中曾經談到一段話:單一
的大種,它並不能夠支持我們的神識,因此是四大種的聚合作為神識的依靠。
那既然這四大種彼此是互剋的,所謂的安穩又如何能夠存在呢?
剛談到了「生就難逃死」,所以,這個死亡,它也不是單一的原因促成的,它
是許多的因緣條件所造成的。
這一切的條件我們把它稱為「死緣」。死緣有各式各樣,例如地震、水災、火
災、意外等車禍,或者是因為野獸的攻擊而造成死亡。這個都把它稱作外在的
死緣。
那麼內在的死緣,它指的是像剛剛所談到的四大的不協調,四大的紊亂等所造
成的死亡。這個都把它稱為死緣。那能夠令我們維持生命的,把它稱為「活緣」
。可是活緣也會變成死緣。所以說「死緣何其多」。
當死緣促成的時候,就是死亡到來的時候。當死亡到來的時候,就會產生各式
各樣解肢節的痛苦。

在臨終的時候,我們會感覺到我們的身體肢節各式各樣的疼痛,這都是解肢節
的苦。
之所以會造成這樣的痛苦,原因是因為神識所依靠的這個肉體,它當中存在很
多氣脈,這一切支持的力量退失了,變得非常脆弱,因此會感受到各式各樣的
劇烈痛苦。這個把它稱為「器情的苦」。
當面臨死亡、臨終的時候,也會有各式各樣迷亂的顯現。這些迷亂的顯現它會
加劇內心所感受到的痛苦。
為了令臨終的時候這些迷亂的惑顯、痛苦止息,所以做祈請。這個祈請的偈頌
是「珍護此身需時才知欺,是時轉成可怖閻主敵;三毒利刃斷己命根時,不善
惑顯止息祈加持」。
那麼,「珍護此身需時才知欺」它這個時候指的是什麼意思呢?我們擁有了這
個身體,並且為了滋養這個身體,我們受了許多的苦,甚至造了許多的惡業。
為了滿足這個身體,我們也盡情的享受口腹之慾。是為了這個身體,甚至不惜
一切的金錢代價來裝扮這個身體。當在最重要的關頭,當面臨來生的時候,我
們期待它給予幫助。可是在這個時候它卻拋棄了自己。所以說它欺騙了自己。
所以說「珍護此身需時才知欺」。
「是時轉成可怖閻主敵」所指的是,當要走向來生的時候,身體沒有帶來任何
的幫助,是神識孤獨的離去。身體這時候它造成了自己的苦,這個時候指的是
好像某些造下了極大惡業的人,這個時候的身會給他帶來許多的痛苦,就像變
成了閻魔一樣。
這段也是在描述當面臨了死亡的時候,我們有著不欲離去,對於這個身不捨的
貪心。並且對於走向來世,內心充滿了恐懼。以及當感受到迷亂顯現痛苦的時
候,內心有著嗔心。在這時候不知所措,無所適從,有著愚癡。因此這個時候
貪嗔癡因為死亡更強烈的現前了。
這一切之所以會造成,是因為自己過去所造下的不善業。由於不善業使然,因
此有著許多迷惑的惑顯。為了令這一切迷亂的顯現止息,所以祈請加持。

下一個偈頌是正念上師教授的祈請文。這個所指的是正念上師的教授。因為當
我們健康的活著的時候,我們從上師獲得許多的教法。在這個時候,臨終呢,
我們要能夠去正念。

這個偈頌是「醫藥罔效諷經亦無贖,生死殊途期望皆歸空;獨自徬徨悲慘無依
時,正念上師教授祈加持」。
這段所說,當臨終的時候,我們的身體會帶給我們各式各樣的疼痛。為了要解
決這個疼痛,我們剛開始可能會尋找醫療的幫助。可是在最後的時候,醫藥已
經沒有辦法維持這個生命了,醫生放棄了治療。因此這個時候,從復原當中已
經徹底的絕望了。那麼我們是佛教徒,因此我們有各式各樣的經懺,各式各樣
的法會。但是在最後的時候,即使修再多的法也沒有任何的幫助了,死亡已經
決定了。這個時候的死亡不可逆,不可回轉。我們又該這麼辦呢?這個時候情
況非常悲慘,非常可憐,一切都沒有辦法幫助的時候,是什麼能夠幫助自己呢
?就是上師的教授。這時候只有正法可以幫助自己。所以祈請,願在這個時候
可以回憶正法。
這個時候正念什麼最有幫助呢?三寶,憶念三寶的功德。由於隨念三寶的緣故
,可以獲得極大的幫助。
除此之外,上師所指認的菩提心、出離心和空正見,這個時候盡力的去認出。
在臨終的時候要正念的話,那在之前就必須要準備。在之前健康的時候就要努
力的實修。令修習穩固,才能在臨終紛擾的時候正念。
也因此在平常的時候就要去做串習。平常當健康的時候,就要去憶念三寶有什
麼樣的功德。在日常生活當中就努力的去思維,甚至做到在夢中的時候都能夠
憶念。由於夢中能夠憶念的緣故,在臨終的時候也能夠憶念。因此盡己可能的
在日常生活中去串習菩提心、出離心跟空正見。在日常生活當中能夠串習,那
麼漸漸的在夢中也能夠做到,那麼也因此在臨終的時候才能夠清楚的憶念。這
是結合平時的經驗累積的。我們知道許多臨終的人,他平常的時候熟識的親友
或是他清楚的財物,在臨終的那一刻模糊不清了,忘記了。這是臨終所造成的
困擾。要避免這樣子的困擾,在平常的時候就要去努力的串習。
因此如果在自己健康的時候不去串習,不去實修的話,在臨終的時候要修持是
非常困難的。
因此這一段主要也是談到,在日常生活當中,我們就要有強烈的正念正知去做
實修。
在《修心七義》的教授裡面就有談到臨終教授。這個時候的臨終教授是指臨終
的五力。因此就會談到大乘解脫法,五力具有什麼加行,這段其實就是在講臨
終的教授。
也因此同樣的在平常就要結合五力做實修。
對於總體的輪迴,或者是個別的三惡趣等一切的苦,產生了認知並且不忍,欲
求解脫的出離心,這是一個。
既然自己對於苦認識了,而從無始的生死輪迴直到現在,一而再再而三的作為
自己母親的有情,也同樣在這輪迴當中受到總體、個別的苦。對於他有情所感
受到的苦產生不忍的大悲,並且願將這一切的有情安置於佛果。因此最初自己
追求無上的正等正覺而發起無上的菩提心,這是第二個。
在之前有談到,對於三寶的功德不斷的去串習以及正念而生起強烈的信心,這
樣的深深信賴的信心是第三個。
第四個是若對於空性的見地已經掌握了邏輯,那麼就一而再再而三的去做串習。
同樣的,若是無上密續的修持者,對於生起以及圓滿二次第,若平常能夠串習
成熟的話,在臨終的時候也能夠現起作為修持。
這個也就是聽聞力。所謂的聽聞力,它所指的就是串習力。由於平常有在串習
的緣故,臨終的時候就可以現前。

除了聽聞力之外,第二個是牽引力。所謂的牽引力它所指的是說,之前所談到
的一切修持不斷的去做串習,並且鼓勵自己一直到未成佛以前不放棄。這個把
它稱為牽引力。
以上是牽引力。
第三個是白善種子力。所謂的白善種子力,它所指的是,要做到之前所談到的
牽引力跟聽聞力,就要累積資糧。因此供養三寶,恭敬僧伽。這一切把它稱為
白善種子力。
第四個是破壞力。這個所指的是,我們今天之所以在輪迴當中遭遇到各式各樣
的苦、困境以及不幸,追根究底是因為珍惜自我的心。珍惜自我的心追根究底
它是來自於我執的無明。由於我執的無明才會犯下這一切的錯。因此一切都是
我執無明的錯。斷除我執無明並且永不再重蹈覆轍,這個是破壞力。
能夠對治我執無明的,與它對立的,是了知萬法無自性的空性。
第五個是願力。這是說願來生同樣的再一次獲得清淨的暇滿人身作為所依,並
且能夠值遇善知識。並由善知識隨許攝受,實修清淨的正法,與正法永不分離
的善願。
若能夠具足五力的加行,它能夠保證令我們來生不墮入惡趣,甚至投生於淨土
,或者再次獲得能夠修行的暇滿的人身。
那麼在臨終的時候,我們應該盡量避免干擾。所以最好不要有太多的人圍繞。
一般的時候我們總是會習慣探視亡者,給亡者擁抱,或者是哭泣。事實上,這
是不必要的。這只會造成干擾而已。取而代之的,這個時候,亡者我們應該要
令他平靜。在他能夠看得到的地方放置佛像或是唐卡,幫助他正念三寶。除此
之外,應該要試著令他聽到法的聲音。所以現在有許多設備,能夠發出像心經
或者是觀音的長咒等各式各樣的聲音,令他聽到法的聲音,以這樣的方式盡量
去令他生起善念。相反的,如果今天在亡者、臨終者的附近哭鬧或是爭吵的話
,這將會對於亡者造成極大的傷害。
其實這一切是由臨終者的眷屬所決定的。因為一個臨終者已經沒有氣力去做這
些準備了。
在修心的口訣當中有談到「大乘往生法,五力具加行」。這個時候的加行所指
的是在臨終的時候身體的姿勢。這個時候身體的姿勢應該像佛陀入滅一般、右
脅而臥的這個獅子臥姿。若能夠掌握身的關鍵的話,也是往生的一個非常重要
的關鍵。
除此之外,也可以依靠一位修行有證量的上師,祈求他為往者修遷識法。
除此之外又有其它的方法。依照各自續部所修持的成就法,這樣的成就法都會
有壇城沙。將壇城沙放置於亡者的身體部位,可以令亡者往生淨土,不入惡趣
,有各式各樣的殊勝利益。
除此之外,也可以依靠遷識物來幫助亡者。所謂的「遷識物」,它是一種配方
,主要的構成材料有幾種。第一種是磁石,就是磁鐵,但是像粉末這樣子的;
以及大灰,是某些動物的骨頭燒成的灰;以及毒風粉,是指某些地方比較特別
,它容易長出有毒的植物,這些有毒的植物會開花,因此有花粉。除了花粉之
外,也會有蜜蜂採蜜。獲得這樣的有毒植物的花粉、或者是蜂蜜去調配,成為
所謂的遷識物。將這個遷識物放在亡者的梵穴位置,可以幫助亡者的神識由梵
穴離開。若能夠由梵穴離開的話,可以幫助亡者不墮入惡趣當中。
事實上,要在臨終的時候生起善念,或是正念教授、修行,這一切的關鍵是在
於未死之前就做好準備。



 

 

 

時間:
2018-12-10 00:00 ~ 2018-12-31 00:00

上課地址:
台灣蒙藏漢那蘭陀佛學研究會 台中佛堂